关注:

分享
创业汇 国外

AI抢了你饭碗,却助攻实现「不劳而获」的未来?

来源:数位书选   |  作者:数位书选

人工智慧进化,在2045年只剩不到一成的人能保有工作。为了因应AI成为主要劳动力冲击,「保障基本收入」成为颇具争议性的解方,不但可以维持多数人类基本生活,更可以重新分配财富所得,达成乌托邦境界。

本文摘自《2030年雇用大崩坏:AI人工智慧让你失去工作,还是不用工作?》,大牌出版

我认为在纯粹机械化经济,最能够保障劳工所得来源的制度是「基本收入」。「基本收入」(Basic Income,以下简称BI)指的是,无收入水准限制,所有人都无条件给付最低限度生活费的制度。此外,其特征是以个人为单位进行给付,而不是以家庭为单位。例如,不分男女老少,每个月都给付全体国民7万日圆。把BI看成是「小孩津贴+大人津贴」,也就是「全民津贴」,应该比较好理解。

而现代版的BI则是源于加拿大的思想家道格拉斯(Clifford Hugh Douglas)提出的「国民股利」(分配公共利益),以及美国经济学家暨诺贝尔得主傅利曼(Milton Friedman)提倡的「负所得税」,即政府透过税收制度,补助低收入者。

荷兰、芬兰展开社福实验

BI是一种社会保障制度,但也有「国民股利」的含意。例如,伊朗跟阿拉斯加等地,政府将开采石油的获利分配给国民或当地居民,这也是BI的其中一个类型。

也就是说,BI除了具有「社会保障制度」的面向之外,还有「国民股利」的面向。道格拉斯的提案比较接近后者。

主要的已开发国家当中,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,采取能够保障最低生活水准的BI制度。美国在1968年,从左派的杜宾(James Tobin)和高伯瑞(John Kenneth Galbraith),到右派的傅利曼和海耶克等,超过1千2百位的经济学家,公开要求政府推行BI政策。

由此可知,不分意识型态,只要是有逻辑地分析经济问题的人,任谁都能够理解BI的效益。尼克森总统接受了建言,尝试推动《家庭扶助方案》,但因反对声浪大,最后只好作罢。

在那之后,BI成为欧美热烈讨论的议题,而今年热议的程度,几乎可以将2016年称为「基本收入元年」。荷兰于2016年1月起,于乌特勒支等几个都市实施基本收入政策,进行社会实验。瑞士于2016年6月,针对是否推行BI进行了公投,可惜投票结果是反对。芬兰政府则开始着手进行BI的大规模社会实验,美国也有相关的社会实验计画。

虽然跟欧美相比晚了些,从2008年左右,BI在日本也逐渐受到大众瞩目。一开始主要是人文学者从思想理论的角度讨论BI,而现今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学者开始主张,BI是比生活补助金更有效率的制度。

我也认为BI是相当好的社会保障制度,无论未来AI技术发达与否,都应该尽早推行。

政府财源根本不是问题

接下来让我们思考BI财源的问题。在推行新政策之际,经常会讨论财源从何而来,但我认为那是愚蠢的问题。有人会说「政府财源有限」,但财源根本没有限制,因为只要加税就可以解决了(透过发行公债来弥补财政赤字,在经济萧条时反而更加有效)。如果是可以提升全体国民生活品质的政策,即便是加税,也应该实行。

当然,那个时候也必须考量加税对国民生活带来的影响。但BI是相当有效的社会保障制度,即便加税可能对国民带来负担,若可以因此提升国民生活品质的话,没有理由不实施。

BI制度的效果能否持续,相关讨论都围绕在通货膨胀的问题上。当BI的给付额增加,不工作的人可能就会增加。如此一来,国家的生产活动就会降低,总供给量下降。当总供给量减少,低于总需求量时,就会发生通货膨胀。

此外,当给付额提高,消费需求就可能会增加。当总需求量增加,但总供给量却不足时,也会发生通货膨胀。

虽然不时可见「BI会降低国民工作意愿」或是「会引发恶性通货膨胀」等批评,但是否真的会落得如此下场,则跟给付金额息息相关。如果只是每月给付1万日圆左右的金额,应该不太可能造成尼特族显著增加,或是发生严重通货膨胀的现象。但如果给付金额高达每月40万日圆的话,发生严重通货膨胀的可能性就会相当高。

总而言之,BI的给付金额,必须设定在不会引发严重通货膨胀的水准。一般而言,适当的通货膨胀率大约是2到3%。我推估,若每月给付7万日圆左右,应该可以控制住通货膨胀率,不至于引发恶性通货膨胀。

尽管如此,本书假设每人每月给付7万日圆不会引发严重通货膨胀,据以讨论BI财政方面的问题。在那样的给付额条件下,全体国民的总给付额大约是一年100兆日圆。我们假设政府从所得税跟消费税等税收来填补不足的预算。

有人可能会认为增加一百兆日圆的税收,对国民施加的负担似乎太过沉重,应该做不到吧。不要太早放弃,这边应该要注意的,不只是加税额,还有加税额跟给付额的差额。若「给付额减加税额」差额为正,是为纯受益,若差额为负,则为纯负担,每个人的差额皆不同。理论上,全体国民的差额加减下来应该为零。也就是说,对全体国民而言,既没有损失也没有获利。

但假如越有钱的人加税额越高的话,富裕阶层会产生损失,穷困阶层会获益。而中产阶级的人则正负相抵为零,缴的税金成了给付金回到自己的口袋,就跟回力镖一样会回到自己的身边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各位可能会觉得,像生活补助金一样,单纯地实施所得重分配,让有钱人多缴税,然后把钱补助给穷人不就好了,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吧。然而,实际上,实施生活补助金的成本比BI高。为什么呢?

生活辅助金才更耗费成本

首先,为给付每人每月7万日圆所需的100兆日圆,并非实质上的成本。因为钱再怎么用也不会用罄。我们使用的钱,会成为他人的所有物。因此,国家使用的钱,也会成为某人的所有物。钱不会凭空从世上消失。这个时候,全体国民缴纳的100兆日圆税金,会回到全体国民的手上。

请注意,不要把国家当成是个人或个别企业。虽然个人拿出钱消费后,那笔钱会从那个人身上消失,但并不会从国家中消失。未能了解这点的话,便无法理解为何BI是如此有效率的方法。

反而是像生活补助金这种所得重分配的制度,因实施过程中需要审核补助对象,因此耗费行政成本,这才是实质上的成本。如前面所提,在审核补助对象时所发生的成本不容小觑。

对国家经济而言,实质成本并非给付的金额,而是背后的人事成本。只是,实施BI时也会发生行政成本。因此问题在于,实行给付程序要多少行政手续,需要花费多少人事成本。

然而,如果是采取固定每月汇款到全体国民银行帐户的方式,运作成本几乎为零。因此,只要利用日本自2016年1月起开始实施的个人编号制度,只要联结个人银行户头与个人编号,就可以为BI建构出低成本的政策实施环境。


创业加油站
欢迎您关注我们
关注微信公众号
随时随地都能提问
关注新浪微博
创业加油站

0个评论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

匿名评论